爲文

两人初识,客气寒暄,不会跳舞画画,只要说话,便是文字,文字是一切沟通的基础。休闲只有听歌看电影,提笔便是流水账的同志,离文字太远,不知金线之所在。迁台以前,小孩上学,会先学小学,知句读、通尔雅,知道一个字究竟是什么意思,这样长大后才知道这个字放在哪里合适,哪里别扭,哪里多余。

小宗师曾言,拍照是最不重要的事情。如今想来,便是用心体会彼时彼景,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形诸文字,方能把握彼时彼刻,否则即使图片留存万年,但无文字,则图中之人失其所想,观图之人不明其妙耳。

大宗师常言,你没有说完,潜台词就是,你没把话说明白。这是答话者逻辑混乱,用辞冗余,主谓宾不齐之故。在公开场合,犯这种错误,便是失对,对话的对,对策的对。

五四以后,白话文兴起,胡适之、鲁迅为先锋,但二者皆为小学大家,鲁迅更是师从章炳麟。提倡白话文不是提倡流水账,而是提倡辞要达意,要简洁明快,要通俗易懂,要之,就是把话说明白。这便又回到了开始,要读小学,否则字都不识得,怎么把话说明白?

西方人说,沟通是编码与解码的过程,这码便是文字。于文字无能为力者,便只能唱歌,只能画画,只能跳舞,这自然也是一种沟通,一种编码,但这码却是密码,密钥基本只在加密者手中。文字越少的沟通载体,解码起来就越费劲。

古人为文深秀,成就高山仰止,沦陷之后,时人多不习之。工作之时,见新人报告,不知所云,闲暇之时,看网络博客,挥洒万言,徒费文字。最近看得冯唐张总的“大线”一文,心有所感,乃为是文。

2 thoughts on “爲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