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o Faiths

在我们所认知的宇宙之内(“之外”不在讨论范畴),物质的运行是有规律的,当然也有相对来说无规律的(或者我们尚未发现其规律,但并不影响讨论),但那只是占比很小的一部分,是非主流。所以,在我们人类生存的这片土地上,太阳神是主流,酒神是非主流。人类的社会从宏观层面来说,是有秩序的,有规律的,从微观层面来说,的确存在非主流,而非主流也只能成为非主流,当非主流转变为主流的一刹那,它已经背离了酒神的宗旨,而皈依了太阳神。

真正的非主流是值得尊敬的,因为他们有坚定的理论指导,或者这四个字用在他们身上不太合适,皈依信仰,或许更为贴切。由于是非主流,所以他们的共同特点是:宅。伯夷、叔齐可以逃到首阳山,陶渊明可以隐在终南山,总之都是很宅。他们不得不宅,他们既不愿认可这个秩序,也不愿遵守这个秩序,又何苦为难这个秩序,让这个秩序给自己带来无尽的痛楚呢?现在很多年轻人,或者说是少年儿童,热衷于非主流,但更多的是简单的逆反,而无经过思考的加工。你可以吞玻璃、吸大麻,可以纹身、打针,甚而至于自杀,但你起码要知道这是为什么,或者你怀揣着一个终极的困惑,这个世界给你带来的困惑,这个秩序给你带来的困惑。其实皈依酒神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因为我们生来就是酒神的信徒,只是随着年纪的增长,我们自愿或被迫更换了信仰,但在人生的道路上的任何阶段,任何时刻,只要放弃对太阳神的礼拜,你便可在极短的时间内被你原生的信仰所包围。

在这个被资本完全覆盖的社会里,一个人只要活着,是很难表达对酒神的虔诚的,大多数所谓的教徒,只能在两个神庙之间徘徊,结果只能成为孤魂野鬼。Kurt Cobain 自杀了,贾宏声自杀了,好像还有一位湖南籍的小姑娘,他们用行动来实现了自己的信仰,就这点而言,是应该得到主流社会的尊重的,而那些孤魂野鬼,也只能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了。

职业经理人与政治家恐怕是太阳神最虔诚的信徒了,他们之中的王者,理应得到,也已经得到这个社会能赋予的最大的赐福(Blessing),但随之而来的酒神的诅咒,是不可避免的,也同样是理所当然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