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ing

圣人言,读万卷书,走万里路。

按古人度量计,本人与同侪早已阅卷过万,只是路,大多是假以他物,自己走的远没有万里,仔细想来,实在是图了方便而丢了虔诚。先生有言,在山脚拜庙,与在山顶拜庙,是不一样的,我想也如此。

如果不看天同学的网站,也不知道他是这样一个感性的人,其实也算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吧。穿着布衫回力鞋而弹钢琴,身处一隅而遐思万里者,世上唯天兄一人也。记得分行的才艺大赛,天兄阳春白雪,曲高和寡,虽力折琴脚,仍未折桂,实属遗憾,但亦证明天兄乃我分行之奇男子也。

东涌,篝火,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银河的璀璨让我们不住的惊呼,海风袭来,天兄提议,我们升起篝火吧,于是四人在附近的砖石堆中找到木材,以枝杈为引,燃起烈火。在这浩瀚的夜下,博远的海边,有四个男孩围着一堆火而振臂,而高呼,而手舞,而足蹈,原始之美,当在此时,而非后来呼朋引伴的大联欢,那是为了联欢而联欢,不如那四个人的小火堆,高歌灵魂,直视那五百万年前的先祖。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

攀岩石、走峭壁、翻山岭,徒步穿越东西涌,一路领先、一路瞻仰、一路俯视,所涉愈远,所见愈奇,直至瞠目结舌。荆公有言,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於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

天兄居国四年,仍无北域风骨,感怀于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此吾与天兄之不同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