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物

用了Galaxy Note 大半年了,一直没有去进行一些系统修改,常听别人说什么刷机之类的术语,但却提不起半点兴趣:手机无非是打电话的工具,只要样子不差,速度凑合,能上上网,就可以了。前两天因觉得系统实在慢,觉得要来一次清洗,方才摸索地尝试刷机,借着互联网与专家们的工具,算是折腾好了。

印象中领导们是不会谈论这种屌丝男的专属问题的。对于手机这种三、五千块的物件,顶多聊聊是从哪里买的,答案无非是国美苏宁或者香港百老汇,业务与人事才是永恒的话题,或而只是人事,对于领导而言,业务即人事,人事即业务,他们要的是知人,而不是知物。这属于隐性的傲慢与偏见。唐玄宗如果做过节度使,怕就不会被安禄山这种武夫给忽悠了。雍正登基前做了几十年的差事,什么犄角旮旯幽暗阴险鬼蜮伎俩他都知道,一件事要做成必须经历的一二三四五六七个步骤他门儿清,登基后自然火眼金睛,灵台通透。

君子知物而不泥于物。手机出现了小问题,既不会畏难而不去修理,也不会因为傲慢而索性重新买一个,更不会因为得手后沾沾自喜,沉溺其中,继续折腾,整天折腾。按照奥地利经济学派的理论,一个人的财富多寡取决于他占用别人的时间量。但有时候亲力亲为不是因为财力不济,而是一种修行,一种享受,也是一种独立,而独立是能带来安全感的。哪一天这个严密的社会专业分工系统出现崩溃,天下大乱,好歹也不至于发怵。记得电影辛德勒的名单中有一个场景,一群犹太人排着队接受纳粹军官的问话,那问话也十分简单,就一句“你是做什么的?”,如果是唱歌跳舞之流,就靠左走,医生铁匠靠右走,往右是营房,往左是毒气室,旁边连着焚尸炉。如果答案是“我是在中国当领导的”,估计连队都不用去排了。

3 thoughts on “知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