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ight of Room 105

就这么走着,霓虹刺眼,不想走太远,宿舍寂寥,也不想回去。半年前,我此刻一定在105寝室,那里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如今也的确是灯火通明,人声鼎沸,但只是霓虹灯下,喧嚣不已罢了。

买了一包黄鹤楼,瘫坐在沙发上,默然地吸几口,我知道我十分地想念于鑫。杨威说,没有了于鑫,如同没有了月亮,而我们只是一群星星,无助地在夜空中闪烁着各自微薄的光芒。聚餐从11月开始询问意见,结果至今仍未有一个完整的答案,大家都是那么地忙。深圳的夜空是彩色的,那晚的夜空也是彩色的,放着烟火,我停下脚步凝望,突然王震猛地把我拉到一旁,“你小子想变瞎还怎么着,不知道上面会掉灰阿”。现在我们只能短信联系了,是吧?

龚剑也有组织在直隶的同学聚餐,结果也是同样的无奈。希望仍在北京象牙塔中的四人,可在新年到来之际,共聚一堂。

大家天南地北地散落着,要再聚首,可能真的要等到什么“欢迎03级校友毕业十年回母校参观”的时候。只是那时候,在万千感慨之后,只剩陌生,甚至出现当年先生见闰土时的心痛,也尤未可知。

或许我们不应该强求这一切继续,不应该祈求这一切永恒,而是让这一切在心中形成一个领地,一片牧场,在灵魂落魄之时,精神迷失之际,能够找到依归,找到属于自己的似水年华,如歌岁月。

我不知道这座欲望的都市还将如何用其肤浅妖艳的霓虹来迷失我的眼睛,但无论如何,我的心中会依旧亮着105寝室的灯光,我知道其他人心中也亮着同样的灯光,小胖、老龚、王震、杨威……其实在每一个孤独的夜晚,我们都在105寝室,欢叫着、歌唱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