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stem Matters

中午吃饭,应收13元,实付50元,应退37元,饭前交费。实退7元,但因在阅读新闻,没注意具体金额而直接将钱放入口袋。饭后察觉,知道已过最佳诉讼时效,便和气地告知店家,店家大为紧张,咬定我给的是20,我无奈的一笑,说你们日终结算的时候就知道了,店家遂答应若日终结算是长库的,便会退回。

这是一个机制的问题。消费者与出纳并不是直接联系,而是通过服务生将钱进行传递。这样的机制,其导致纠纷的漏洞是明显的:

  1. 服务员不承认消费者所交费用。当服务员连续收取几个消费者的费用后统一交出纳进行结算的时候,便会出现上述的这种情况。当然也有极端的例子,比如主观恶意,不过这是极小概率事件,可忽略。
  2. 出纳员出错而服务员没有察觉。

其实使用这种机制的餐厅是很少的,面点王有时候会采用。无论是饭前还是饭后交费,消费者一般都是直接与出纳进行交易。如果是饭店,那么在结算环节,服务生一般会准备好散钱,当场结账。修补这个制度的方法也比较简单,就是服务生在收取费用的时候在菜单上记下所收金额。当然,这也不能完全修补,因为口是手非的情况屡见不鲜。修补一个制度,是不可能杜绝其根源性问题的,只能再造,但再造所耗费的沉没成本,会对店家改革的决心造成莫大的阻碍。

当然,这只是一个普通的餐厅,我完全可以选择另外一个有着较为良好的结算制度的餐厅。但这种情况只出现在餐厅么?

4 thoughts on “System Matters

  1. 餐厅应当将报菜名和收款的这种对应关系交由出错概率较低的机器来处理,由人来计算总会有错。
    下午有课,粗粗回复,望见谅,晚上继续。

  2. 又读了一遍日志。
    就餐厅的情况而言,日志中已经说得很清楚,顾客直接将现金交由出纳便是。
    但是,在延伸的情况下,问题就不似这般简单了,比如说社保基金,人们要将收入中的一部分缴纳给政府的社保账户,待到退休时再按照政府规定的额度领退休金。但是在这个过程中,社保账户中的资金可能被挪为它用。此时,主观恶意似乎更为常见些。
    这篇日志的制度经济学含义或许是:凡事假手于人,可能会出现净财富的损失,因为在假手的过程中,寻租行为或许会出现,防范寻租行为,又需要付出高额的监督成本。

    1. 一个理想的模型,如同一个理想的公式,总是自变量越少越好,如相对论的e=m(c的2次方)。一个理想的制度,必定是一个有效率的制度,一个有效率的制度,必须是在可以满足需求的前提下将内生变量最小化,凡是横生枝节的,都是不必要的交易成本,是个体愚昧与懒惰造成的负的外部性。
      p.s. 店家最终说没有长库,造成我今天营业外支出人民币30元整。可能是店家同时收了2个或以上的消费者的费用,然后在退回余额时出错,而多拿到余额的消费者由因私欲而没有进行任何主张,使得他今天营业外收入人民币30元整。从法律的角度上说,他那是不当得利,但公力救济不及此种犄角疙瘩之处,我动用私力救济的成本又太大,这件事就以这个无声的消费者之间的财富转移而结束,店家没有任何获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