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Who’s Innocent

情况梗概:

晚会抽奖现场,主持人(女,非员工,某电台主持人)说,按位置编号(例如N排N座)进行抽奖,念到编号时坐在位置上的人获得奖项,并鼓励观众“抢位”。主持人读到第一个编号,这个编号的座位是空的,旁边一位男士(甲)迅速跑过去并坐下,然后站起来向主持人挥手示意,再然后登台领奖(价值约人民币5000元)。大家都看在眼里,一笑而过。然后主持人再读到一个编号,并且“更改”规则,要求获奖者凭票领取,这时是一位女生领得,且有票为证。男士(乙)此时从座位上走到领奖台,出示座位票,说自己获得了奖项,主持人将他的座位票与系统抽得的座位票相匹配,匹配失败,乙便灰溜溜回到座位上。

规则解释:

按照大会文件规定,获奖者必须凭票领取。

后续结果:

乙告诉好友兼同事,他的票号匹配第一个获奖票号,而不是第二个,主持人误会他了。该好友听后气愤不已,此事迅速传开,所有听到此事的人都觉得气愤,既气愤乙的软弱,更气愤甲的“不道德”。晚会后,甲已不知所踪,大家以为就这样不了了之。过两日,某员工将此事发到内部论坛(实名登录,匿名显示,非正式员工不得登录),一天内获得5千回复(深圳分行约有2千名员工),继而“人肉搜索”出现,甲被搜出,实乃我行某外派机构的员工,严格意义上非我行员工。甲得知此事后表示可以归还奖品,但前提是乙要发帖道歉,因为甲已被冠以“不诚信”(此是国内银行系统内最糟糕的“罪名”)的高帽。乙拒绝,求于领导,领导的领导,后来乙的大领导的大领导,以及甲的大领导的大领导,都过问此事,并互相沟通。在甲领导的强压下,甲依然拒绝归还奖品。

两种意见:

1、占比99.99%,认为甲是“不道德”的,甲应该从速归还奖品。

2、有一位高人,应该只有他,认为甲没有犯丝毫过错,即使是道德层面的,乙应承担所有的后果。因为甲非我行员工,无法阅读晚会相关文件要求,只能按主持人宣读的规矩办事,而当时主持人代表大会也授予了他相应的奖品。乙虽然上去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但没有坚持,甚至没有说清楚情况,就自己退回去了,这就表示乙放弃了获取该奖品的权利。乙在放弃该项权利后,放纵一些针对甲的非理性行为,虽然没有直接参与,但仍是不应该的。最后,这种屁大点的事,也要麻烦领导,实在不明智。综上,这位高人不支持乙对该奖品的任何诉求。

5 thoughts on “So Who’s Innocent

  1. 窃以为并无道德与否一说。晚会主持人为调动现场气氛,改由相机抉择而非坚持单一政策,无可厚非。甲乙事后竟互相指责,闹至这步田地,实在不可理解。

    1. 主持人可以相机行事,但也要预料到后果。如果擅自更改,就会出现这样同时有多个“中奖者”的情况,从而引起纠纷,得不偿失。

  2. 甲有错,没得说
    有谁见过拿伪造的彩票去领500万大奖的?(虽然第一轮没有说凭票领,但默认是凭票坐的,所以是变相的凭票领)

  3. 规则本就有漏洞。
    为了5千还惊动大领导的大领导。乙就不能正面解决?及时反应?无论时机还是方式,乙这么做都不太好。
    如果甲的身份特殊,以致以为主持人所说之规则为规则而循之,也没有错。被人肉被攻击,被架上了架子,现在要退奖品(相当于承认自己冒领,按主持人当时所说不算冒领),当然气不过。
    大部分人认为甲不道德,是因为那些人所认为的规则和甲认为的不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