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in und Angst

这几天几乎无时无刻不被离愁别绪笼罩着,新图窗外的小鸟,老图中间的庭院,坐以论道的同学,每天希腊式的生活。。。。。。

我渴望这一切都永远得以延续,但同时渴望自我的超越,不可调和的矛盾使得我几乎处于一种浑浑噩噩,不知所措的状态。

我觉得有必要对这种状态进行谨慎的审查。不管它是作为一种外力影响着我的生活,或者还是已经是、应当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都有必要知道它是如何运作的,这就是 Jean-Paul Sartre 先生所谓的负责任。

今天下午,有了初步的思考结果,现简单论述如下,如果你看不懂的话,那么不是你的问题,而是我的问题。哲学的命题应该使人一目了然,尽管论证往往繁琐。

一、任何因离别产生的伤感都是源自于对死亡的恐惧

毫无疑问,如果人人得以永生,百病不侵,那么离别的痛苦将减轻许多。每一次的离别都是潜意识层面上对死亡的一次体验,或大或小。这是由两者的相似性决定的。

毕业了,意味着人生又一个重要阶段的结束,意味着青春已经逐渐逝去,意味着我们即将娶妻生子,慢慢老去,直至死亡。

花开花谢,诸行无常,沙迦在处女宫临死前(其实已经死了?)的悟语,各位还记得么?

1. 对大学生活的留念是因为未来生活的不确定性。
生命是一种存在,存在的特征是不确定性。也就是指你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这种不确定性决定了生命的存在状态是 Sorge (大约可以译为“烦”),而其基本情绪是 Angst (大约可以译为“畏”)。这里值得注意的是 Angst 并不等于 Furcht(“怕”),因为只有当面临确定的危险时,人才会“怕”,而那种仿佛处于宇宙真空之中的茫然不知所措的感觉,应当属于“畏”,类似于英文的 Anxiety。

毕业了,将来如何,没有人会知道,没有人(我们当中)经历过,道听途说得来的“万恶的社会”一类的名词,让我们既兴奋又不免心悸。这是一种无可名状的焦虑与烦躁,属于“不在家状态”(Nicht-Zuhause-Sein)。

假设你即将到来的工作意味着月薪10万,工作轻松且富挑战性,可以充分发挥你的潜能,福利优厚,职位有升无降,那么你是否还会感觉到对校园深深的眷恋呢?

二、对同学、友人的不舍源自于对孤独的恐惧

1. 孤独、烦恼、畏惧、绝望、迷惘以及对死亡的忧虑等非理性的心理体验是人的本真存在方式。
关于这点,我就是这样认为的,我的其余观点都是建立在此之上的,故此点无须被证明。

大学中的朋友,往往是真正的朋友(愿无条件帮助你),一生的朋友。因为在友谊建立以及发展的阶段,都是纯洁的,也就是指是因为性格、认知以及理想而结成的,这些是不会轻易被改变的,故友谊也不会轻易被改变。而且性格、认知以及理想属于体内之物,与金钱权势等体外之物不同,因前者建成的友谊,可用“血脉相连”来形容,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的存在,证明了我的存在为真,反之亦然,故这极大地减轻了个体作为浩瀚宇宙之中的一粒微小尘埃的极度空虚寂寞之感。与这种“证明我存在”的朋友分别,踏入一个全新的陌生环境,可以预见的孤独之感,将重新笼罩全身。

但正如命题所说的,孤独,是人生的一种常态。此处引用电影 ‘White Oleander‘ 的几句台词:

Don’t attach yourself to anyone who shows you the least attention because
you’re lonely. Loneliness is the human condition. No one is ever going to fill
that space. The best you can do is to know yourself… know what you want.

Robert Solomon 先生说过,好的观点的特点之一是易于被反驳。这意味着提出观点者必须简洁明了地说明问题。我不知道我是否做到了这点。大家对于毕业生的这种状态有什么看法,或者对我的看法有什么看法,都请留言赐教,在下不胜感激之至。

p.s. 请注意,有可能你即将提到的观点与本文重复,所以虽然本文看起来有点长(实际上不是),但还是建议你先看完,再赐在下回复,谢谢合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