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 or Road

如果大学是一段路的话,那么毕业就是这路的终点,路也因此而为路。

故大学之意义因毕业而显现,正如人生之意义因死亡而显现。

我们希望毕业,因为不毕业,大学将是无意义的,正如没有死亡,生命也是无意义的。毕业带来的伤感,是因为此间状态的消失,因为作为大学的我,作为大学的我的此在(Sein)的消失。

我们应该感谢这份伤感,正是这份伤感逼迫我们重新审视这四年的光阴,找出其中的意义。

不想离别的人,是沉沦的人,他们选择逃避此在(Sein)的焦虑(Angst),以图一时之安逸,直到最后一刻的降临,才浑噩地接受。

从小到大,我们经历了无数次的离别,这次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因为他们本质上都是一致的:趋向于那最终的死。那是终极的意义。

我们应该在大一的时候就开始思考大四毕业的问题,想像一下离别的痛苦,这样我们现在就会清醒得多,而那逝去的四年也会有意义得多。

只要我们存在(Das Sein),就永远是(Sein), 也就是 To Be。

雨的全部意义在其坠落之时已经确定,待到风停雨霁,也就无所谓雨了,不如路,那显赫的终点终于使其成为一段现实的路。

P.S. 感谢海德格尔(Martin Heidegger)先生对此“文”的贡献。

P.S.2. 操场录音节选下载: http://felix.com.cn.googlepages.com/grad.mp3(1.5mb)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