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mbers in SZ

前几天又去了深圳一趟,因为赶上全国大提速,所以我们这些非动车组的乘客就要忍受一下,慢下来,为国家的面子工程做一点贡献。

上一次去深圳,是2年前吧,只顾着看景色了,没有来得及,也不可能融入其中来体会。这次已经站在了边缘,而且有熟人指路,感觉因此也大为不同。

深圳节奏很快么?不觉得,我经常要为前面的人挡路而烦恼。只是深圳的人口多样性要比其它地方高,各省各市的,美国的、日本的、韩国的、巴基斯坦的、非洲的,充斥在一起,说明竞争之激烈。

深圳给我最强烈的感觉就是,它能将所有的事物,包括人,转化为一个数字,或大或小。一晚,与康佳集团各师兄在海景酒店的后面大排档吃夜宵,一白衣苗条女子走过,众人目光随即转移,待倩影缓缓消失于远处霓虹后,某师兄淡淡吐出一个数字:“八千”。我听后皱了一下眉头,问道,“睡一晚那么贵么?”该师兄微微摇了摇头,看了看我,仿佛带点不屑,慢慢解释说,“小弟你有所不知,我刚才是说那名女子非月薪八千以上者很难泡之”。“喔~~~”我若有所悟地重重点了点头。“当然,小弟你所说的也不是没有可能。而且还有第三种解释,就是那名女子月薪八千。”师兄补充道。“原来如此。”我再次望了望白衣女子消失的地方,心想,不知道她知不知道原来她在别人心目中是这么一个数字呢?忽然心里颤了一下,那自己在别人心里又是哪个数字呢?

酒足饭饱之后,与师兄漫步于华侨城的小道上。没有月光,也无需月光,街灯将暧昧的光撒在路边盘根错节的老榕树上,四周昏昏暗暗,偶尔一车一人行过,剩下的便是安静,这在闹市中实在难得。“你旁边的房子一万一平方米。”师兄眼望前方,步子未见放慢。我转过头去透过昏暗的街灯看着满是爬墙虎的旧楼,觉得与家乡广雅中学附近的教师宿舍楼没有太大的分别,怀疑地问道“不会吧?”“这算是好的,前面的起码要一万二。”师兄指着前方的几座高耸入云的住宅楼说道。“哇。。。”我乍舌道。没过多久,路过一家普通的房地产中介商的店铺,已经关了门,但是玻璃门依旧贴着各个楼盘的售价标签,“五百万!”我惊呼了一声。“这里还有五千万的呢。”师兄在旁边淡然道。“不会吧。。。”我赶紧凑了过去仔细一看,果然分明写着5000四个数字,是一栋别墅。我从来没想过这种数字会出现在我面前,当然也没想过会出现在这种小店铺之中。

人们似乎只有一种活法,就是如何把属于自己的数字往上提高一些。CY说,深圳是这样的啦,不像广州,包容性强,什么人都可以生存,你想富贵一生可以,想安安稳稳过过小日子也可以。

我苦笑了一下,心想,现在还没有到寻求安稳的时候吧。

P.S. 附上几张这几天的照片(鼠标右键另存为可看大图)

为了给大提速做贡献,我们被迫忍受

从15层望下去之景色

50元的晚饭:草菇炒牛肉+橙汁

5000万的楼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