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Big Deal

一个支行行长与一个副县长出去吃酒(Link),席间行长狎亵了陪坐的一位女士,女士英烈,没有就范,于是受了点皮肉之苦,现在呆在家中不愿见人。民众质问,为什么副县长不插手,副县长说,行长是有背景的。其实整件事情都是因为大家都不懂规矩而闹出来的,行长不懂,副县长不懂,陪酒女不懂,陪酒女的老板也不懂。查该女职务为酒店客户经理,即日常所职营销之事,越多客人来吃酒越好,难得有两位贵宾光临,去陪陪也是应该的,但是酒店老板应知饱暖思淫欲的道理,应该提前找好能放得开的女子去陪酒,而不是几位外骚里装的女士,那样不但会逆了客户的性子,也显得自己不专业,女子也是有点无知,你去又不是谈业务,本就是个助兴的角色,还抱着侥幸的心理,最终遭了罪,能怪谁?那边厢行长也是沉不住气,大概是官太小的缘故,仅为我煌煌中行一个小县的支行行长,存贷规模估计还不到50亿,若是换成市分行的领导,大略要处理的好些,所谓位愈高者心愈下,这点道理都不懂,看来也只能是个支行行长了。副县长是一个二百五,行长是有背景的,这是正儿八经的废话,没背景能当上行长么?你老实巴交地对受伤女说这些废话,企图充好人,还真难为你了。你应该说:“姑娘,行长今天吃酒多了,醉眼惺忪,行事起来不免莽撞,今晚委屈你了,你先回去休息,回头我跟你们领导说说,让他放你一个月的假,薪水照付,这边的事情我来处理就行,你看怎么样?”然后再派几个人把该名烈女看管起来,叫她不能对外乱说,事情就结了。

多大的事情,就搞成这样,太不应该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