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rmuring

在深夜偶遇一首好歌是一件很惬意的事。

Eiko, 霎时间发现自己竟弄不清她究竟是我高中同学还是初中同学,或者两者都是,唯一的记忆是她曾与我的小学兼高中同学 Roy 发生过一段感情,不管了,模模糊糊挺好的,起码现在挺好的。

每次想起大学前的日子,都觉得广州其实挺小的,从幼儿园到高中的同学的住处都在旧居附近,或者是越秀区的封闭造成了这种状况。有位深圳的朋友只有大学不在罗湖,最后工作还是落在了罗湖,她感慨地说:我就要死在罗湖了。

就这样打开 Eiko 的网页任其背景音乐重复,其实歌已经下了,但是为什么还要开着她的网页来听呢,或者可能因为没了 Eiko,这首 Pop,尽管旋律诱人,但终究也不过是首 Pop 而已,听到腻烦就舍去了,而不会联想起任何人。

相同的事在义明师兄的网站上也发生过一次,只是他现在已经不去更新那里了。

上周某天在市委门前的路走着,惊奇地发现树上的果实(芒果?)竟然掉在了地上,心想恐怕也就深圳可以做到这点,要是搁在广州或者武汉,早在其幼嫩之时就已经被瓜分完毕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