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Do It

拜托,你们去评论的时候难道不知道他已经将那些无聊的问题都想过一遍了么?如果没有,那么显然那样的问题对他来说是不重要的。

“为了一个女人不值得”,“值得”本身就是一个主观的词,你们不是当事人,怎么知道值得不值得?普希金的案例我不想在这里一再地重复。

学法律的人不应该去犯法?BULLSHIT。上过法学课的人,哪个不知道当今中国司法现状的大概?司法救济等于金钱救济,等于关系救济。

希望能见到这位哥们的人能给他递根烟。

点击此处给他留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