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Not That Easy

中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也有着多种宗教,但无论是什么宗教,在当权者眼里都是小打小闹的东西,不可能跟几千年的“国教”–儒教–相抗衡,而儒教又不是一个可以让人的精神得到解脱的教派,所以国民只好自寻出路,管他满天神佛,但凡有点传说,都愿意烧香磕头。其实说白了那些土神仙就是正宗佛教衍生出来的残枝败叶。上古时候,大家都是泛神论者,每座山,每条河流,每座森林,都有神仙,有时还不止一个,“仙口”众多,不好管,后来出现了佛教,这就好办了,统统归入佛祖门下,正如后来的《西游记》所描述的那样。

前阵子去了趟肇庆下属的德庆县,一个水系神仙的祖庙就是当地的著名景点,刚好那天赶上这位神仙的诞辰,所以景区内的香客特别多。颇让人奇怪的是,这座土庙的产业链十分完整,但其理论基础却又那么地脆弱乃至荒谬,连基本的宗教逻辑都没有。倘若一个香客相信这位水系神仙可以保佑平安,则用烧香的方式来表示敬意(这么做就等于默认了这位神仙是佛教满天神佛中的一员,要受佛教逻辑的约束),但上香是交10元钱的,不是买香的钱,是纯粹的“入场费”,这在经济学上是说得通的,用价格来保证稀缺的资源得到有效的利用,但从佛教上来说就说不通了,佛的义务之一是普度众生,是他要让众生解脱,而不是反过来众生排着队、挤破头让他帮忙解脱。

这座土庙的荒唐事是随处可见的,山上流下来的溪水,说是圣水,把类似金龙鱼的塑料油罐子放在一边,供香客购买以取用“圣水”;广场之中有一个专门“开光”的地方,两位仁兄不停地用一个大印戳往香客们的毛巾上盖,盖后这毛巾就是“开过光”的了,而那毛巾必须是旁边那个小摊位上待沽的毛巾,若你仔细一瞧,会发现那毛巾上会赫然绣着一个英文单词“cow”;场内场外垃圾满布,正门石阶下的几个大香炉周围更是惨不忍睹,在香炉旁边,几位工作人员更是索性“另起炉灶”,把垃圾汇成一座小山,然后点火焚之,其火势丝毫不亚于旁边的几个大香炉,不知道这位水系神仙见此一幕会做何感想。

在忍着香火和垃圾火的双重煎熬、勉强参观完这座著名的水系神仙庙之后,我唯一的感慨就是我行应该在庙旁边专门设一个网点,业务不用太复杂,专门办理储蓄业务就可以了,一年一个亿或者两个亿的存款,足够养活了。其所属的市分行还可以向总行申报一个新产品,就是类似建行深圳分行前期推出的那个”开过光的银行卡“,在庙里面设几个摊位,收入与土庙进行分成,保证好卖。

此地钱多、人傻,速来!

顾准先生说过,民众之所以趋于信仰宗教,因为那是廉价的,无须经过反复的、痛苦的思考(大概是这个意思,原话见诸《顾准日记》)。这句话其实是指类似的土庙、类似的香客。实在太简单了,参拜即可,拿圣水即可,开光即可,给钱即可,还有比这更简单、更廉价的”信仰“么?但真正的宗教岂是如此,但凡虔诚的信徒,无一不经历过反复的、痛苦的思考,从无信,到信,再到不信,最终坚定地去信,这一否定之否定的过程之艰难丝毫不亚于 Exodus 之磨练。中国有信仰么?倘没有,为什么全国各地有那么多的庙,那么多的香客,那么多的香火钱?但那就是信仰么?

附:现场图片

正门石阶开光圣物加盖圣印

所谓圣巾香火漫天另起炉灶

圣水天来众生甘露络绎不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