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Loving Memory of Barbara Yung

14号不是祭奠日,而是升天日,要祭奠就要在她最痛苦的时候祭奠,也就是13号,也就是今天。汤先生固然难辞其咎,但Barbara脆弱的性格也与这个悲剧无法分开。只是未尝只是一个悲剧,Barbara的人气会永远稳定在那里,不会下跌,至少在上一代人及我们这一代人如此,再过几十年,也许也会一样吧。这至少圆了她的一个愿望?

年少气盛的帅哥,事业如日中天,用情不专,浪荡花心,本是娱乐圈的常态,男人总要经历几个女人才会成熟,女人却会固执以至于偏激地相信直觉。

26年前的现在,26岁的Barbara应该是呆坐在家中,穿着粉红色的睡袍,机械地喝着白兰地,沉沦在得到与得不到的矛盾中。再过6、7个小时,她将死去,或谓解脱,算是对汤先生对事业的一个回答,或谓陷于永恒的矛盾,以至于到了彼岸却仍无法逃脱苦海。那句写在日历上的绝笔 “Darling I Love You” 将她的形象无限升华,朱茵与周迅再怎么努力也是茫然,这样的黄蓉只有一个,观众也只要这样的黄蓉。

经典的痴情女与负心汉的例子,这样的例子天天在身边上演,却罕有这样的极致,除了在26年又22年前的Sylvia Plath,还是剑桥。看来这个小镇真有点特别。

 

1 thought on “In Loving Memory of Barbara Yung

  1. 话题: 我发起了筹备翁美玲去世30周年的活动

      报名链接见:http://www.douban.com/event/18391108/
      
      希望邀请你参加,并组织你所在城市的翁迷。
      
      谢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