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ve You Been

昨天久未在网上露面的武小姐终于主动和我寒暄起来。寒暄本身当然不是目的,即使全部对话都是寒暄,也一定要分清楚个是你寒还是我暄–反正要用你的不好来衬托我的好,以满足虚荣,以带来自信。比如问,“最近怎样啊?”,那么提问者肯定是最近过得很怎么样的,想看看别人是不是过的不怎么样。

虽然工作还没有最终落实,但是我还是觉得有点资本,于是赶在武小姐的“在干什么呢”后面问了一句“最近怎样啊?”。

果然,武小姐离清华园的距离为 2 分。当然,刚才说的人的可恶面是潜意识层次的,表面上还是很理性的,对武小姐的遭遇深表同情。

“那你以后怎么办?”
“找工作吧。”

既然决定考研,而且是诚心考研,就不要去找工作,不然你去考那个研来做什么呢?难道你愿意用三年的青春时光来换取那与本科生500-1000元的工资差么?考清华,北大,复旦,人大等学校的,都是应该对知识有一定向往的,比如老龚,比如中伟,不满足本科的那点东西,希望继续探索,以获得新知,新力量。在排除经济家庭等因素后,所有研究生都应该继续考博士。

今天小雪问我女博士是不是很可怕,我觉得很可笑,似乎知识是毒液,会引起基因突变,让你变成火星人,其实恰恰相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