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 Caitou

当我智力不及时,我所做的只能是聆听及吸收,其大者如<Bible>、如《论语》,其小者如和菜头的这篇文章,《新人报到》(如不能访问,可翻墙,可用 Google Reader 订阅)。

其腾讯某部门负责人的身份让这篇日志更有说服力。很欣慰、很感慨,在深圳,如这般的职场位置,也有人愿意更倾向于人文,更倾向于互联网的精神,更倾向于分享。如他所言,和菜头已经工作13年了,正好与我的分管行长,另外一位牛人,有着相同的年岁,然而业务部门的上司是不会向你展示其人文关怀的一面的,他关心的是如何将知识转换成生产力、如何完成指标、如何更好地养家糊口,或者正如《新人报到》中所指出的:

他不会爱你,也不会特别关照你,更不会特意去修理你。对于他来说,去任何公司都只是一份工作,他努力把这份工作做好,对得起这份工资。他没有兴趣打探你的生活,了解你的想法,你和他之间的关系只有两种:能够合作或者不能合作。

是互联网让我看到了与其同级别人士的人文主义境界,谢谢。

和菜头对生活的态度如何?在这里或可引用其之前的只言片语来稍加说明并与诸君共勉:

有些时候我希望自己是哲人,培根或者是叔本华,留下一本值得回味咂摸的笔记,可以让人久久回味。但是,我很早就已经展示了自己的旗帜,吹响了自己的号角。如果我要告诉你,在牺牲之后只有牺牲,在放弃之后唯有放弃,你会怎么想?是否会怀疑,因为我的缘故,你和触手可及的幸福擦肩而过?请你告诉我,你需要的究竟是什么?

我当真不知道答案为何?因为我不曾经历过哪怕单独的一天,在这一天里我拥有和你们所不同的奇迹。我们一同读过的奇幻故事里,没有单独一桩事情曾经在凡俗的生活里切实发生过。我只能告诉你们,世间竟然有如此之多的辛苦,以及在辛苦之后的一无所获。我想告诉你们在空荡荡的书架之上的欢笑声,也想告诉你们在这空荡荡的书架之上的苦涩。而且,我还要劝说你,在这空荡荡之间能够看到了丰盈。

我想对你说,并不存在彼岸,并不存在时间的终结。我想对你说,这就像一个刺青,你付出了艰苦的努力而让它在皮肤上显示,然后又要付出更大的痛苦,用激光一点点把它洗去。因为经过的事早已不在,因为爱过的人早已分手。我只有这样的一个夜晚,沙尘暴刚刚过去,月光朗照,我只想问你:这样的夜里,你究竟在哪里?

真正坚实的是每月的水电煤气费单,它们不以物喜,不以物悲。它们永远准时抵达,把你从梦想的彼端拉回现实。所以,此时此刻,我如同一张水费单电费单煤气费单,在午夜里顽强发出声音,带来这遥远的问候。

—-《问候》

在这个意义上来说,跳楼是今天每一个人的人生选项。你、我、他,都有可能在下一刻纵身一跃。三十年来,我们追逐物质,并不关心精神。结果就是我们努力的结果是兴建更高的大厦,好方便你我跳楼。在这个举国重商的环境里,所有人都被逼上一条绝路—钱,更多的钱。精神世界一片荒芜,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国民一辈子不会看一场话剧,读不了十本小说,更不用说出去到世界各地看看。我们拿了一张上帝给的门票来到这个世界上,像一颗螺丝钉一样拧在工业机器的一角,耗尽一生换取一堆可供消费的钞票。而我们的消费方式实在又不怎么样—始终只关心如何能变成一颗大螺丝钉。

—-《作为人生选项的跳楼》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他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

—-《祈祷词》

许多人希望自己经过生活的历练,最终获得一双火眼金睛,能够看穿一切。似乎目前的所有遭遇,所有挫败,都源于自己看不清楚。我遇见过许多拥有这样法眼如炬的人,他们没有一个是生活在幸福的彼岸。因为洞彻世事,不过是另一些烦恼的起因。想象一下,一个工人汗流浃背地拆开一台故障的机器,把零件一片片拿出来检查,从而领悟了机器运转的道理。但是他最终发现,即便他知晓了所有的这些知识和信息,却依然不可能吧它修好。假若他并不知道这一点,也许会在挥汗如雨的时候觉得心里很快乐。而一旦他知道修复无望,其实内心并不快乐,就像活生生撞见了命运本身。也因为这个原因,他会对类似的行为报以冷漠的旁观,觉得那纯粹是浪费光阴,全凭个人的蛮勇和愚妄在做无谓的努力。

更何况他心里又会由此多了一套理解世事的范式,他知道事情如何发生,将会走向何方,最终结束于何处。这种范式会一再被重复验证,丝毫没有让人值得意外的地方,更无从期待任何惊喜。犹如上帝稳坐云端,他并不愤怒,也不欢欣,他至多是感觉到无趣和无聊。因为这世界上的每一条物理定律都是他所设计,没有任何地球上的现象能够超出他的预知范围。以至于他要降临到西奈山上,找摩西聊天。或者伸出看不见的手,让红海从中分开。一个人要多无聊,才会想到这些玩艺儿?一个裁判要多无趣,才会突然出脚断球,干涉比赛的进程?

所以说,看清楚不难,难的是看清楚之后想清楚。太容易受到一种诱惑,把自己缩进坚硬的果壳里,偶尔从缝隙里偷眼看一下世事是否如自己预期一般运转。所有造作,皆为无聊,血一下子就全凉了。也有极少数的人,反而因此激发出更强的斗志,决定要做去点什么,而且应该比以前做得更好。既然都在游戏之中,那么就去做一款属于自己的游戏,并努力玩点新花样出来。因为你不降临西奈山,也是过一天。你不分开红海,还是过一天。那还不如变个火柱,欣赏一下对方吓到发青的脸。合拢海水,看战马和骑士浮沉挣扎。

犹如大梦一场,有的人醒来怅然若失,并且坚定地走向失眠。也有人因此欢欣鼓舞,拍松枕头,拉好被子,准备再来一个。我不知道那一种方式可以称之为“好”,我猜想大概只能说哪一种更为合适自己。而对于没有渡河而过的所有人,他们都是被赐福的,只是他们身处幸福,却不自知。

—–《清楚》

回想我工作以来的头十一年,我的职业生涯都还算顺利。因为比别人笨一点,愿意多做一点,所以升迁的速度不错,工资加得也快。不过本质上来说,我并不喜欢那些工作。无论是最早的技术活,还是后来的行政管理,我只是去把事情做好,对得起我的薪水而已。真正让我一直着迷的,真正让我一直热爱的,还是网络。我曾经算过一下,工作三年之后,我在网络上投入的时间已经超过了每天工作的八小时。

每天八小时的工作,供我衣食,供我买房。而每天八小时以上的网络生涯,并不能带来这些东西。网站是别人做,纳斯达克是别人去,我只是个网络用户,在界面上猜想下面究竟藏了什么东西?又是什么让一个站点运转起来?有时候是对的,有时候是错的,无论对错,没有人会出来告诉我正确答案是什么。这就是业余玩家的悲哀,因为你只有看的份,但是没有动手的可能。

我喜欢网络,愿意为它投入自己的时间精力,愿意为它劳苦纠结。能够为它做点什么,无论大小,是我最快乐的事之一。我有生以来,端着酒杯接近过很多人,写下文字接近过很多人,我也非常想用网络本身的无限可能,去触及到无数多的人。我不懂得技术,不懂得架构,但是我有我热爱。在技能所不及之处,唯有热爱最终达成。

—–《开心》

我选择相信,选择不去看透世事,选择不那么世故老成。我愿意相信还有所谓底线,相信还有所谓坚持,相信还有所谓价值,不相信一切都是由金钱和权力所决定。给我一面水泥的墙,我也能看出枝蔓交错,鲜花盛放,看到有阳光从外面撒进来。而说到你,哪怕给了你整个世界,你也只能看到深渊洞开,自己在无止尽地下落。

—–《告诉我,你还相信什么》

我可以给你兵刃,但我给不了你勇气。我可以给你信仰,但我给不了你信心。如果阅读我的博客多年,却无法明了这一浅显的道理,那还真不如不读。如果我涂写了那么多年博客,却没有因此帮助你成为你自己,反而是用那么多人来成全我自己,那将是我最大的失败。如我很早的时候说过的那样:如若一个人自己都会看轻自己,自己都不相信自己,那么连满天神佛加起来都打救不了他。

—–《心情高低》

3 thoughts on “He Caitou

  1. 点击了这个博客的链接,竟然直接就打开了,很神奇。
    文字很平和,但不乏深刻的思考,收藏了。
    从他的文字可以知道:要说出被千方百计遮掩的真相,不一定要用慷慨激昂的语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