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aky Campus

回到学校,一切是那么的不同。

幼儿园的特点在于你可以做错任何事,而责罚也不过是家长的一顿打,毫无社会责任可言,但是可以做的事很有限。无忧无虑?不见得吧。比如我就因为没有别人某个花哨玩具而苦恼过好一阵子。

小学的好处是懂得说谎并且仍会获得信任。

中学开始对周围的社会的模仿。同学会上听说某某在初二就已经有了性关系,某某在高一的时候往旗杆上升起了日本的国旗。咋舌,冷笑。低级的模仿,往往带来遍体的鳞伤,以为自己是一叶知秋,其实是管中窥豹。

21世纪的大学实在是太浮躁以至于肤浅了,但是没有读过大学的小孩们对大学的理解却还是停留在其20世纪80年代的浪漫,又或而甚于民国时期的辉煌。理解与现实的落差使得不少人在大一的时候便迷失了方向,又或而甚于不知道应该寻找方向,老师们忙着致富,人文关怀降到了冰点,王国维先生所谓人生三个阶段的理论,只能躺在图书馆某个阴暗的角落里。

学生们以如何融入社会为荣,虽然尚不至于将学习优秀引以为耻,但是也显得有点可笑了。喝酒、唱KTV、同居、炒股,那些自豪的堕落者固然很多,但是那些起早摸黑的自习者们,似乎让人看到了大学的希望,其实他们只不过是为了提前背书而已,根本不知道学一门学科,学的是其精神,内化其精神,以至于输出其精神。大二下学期时,一位女同学高兴地告诉我她过了计算机三级了,我奇怪她何时学会C语言基础编程的,她便更奇怪地对我说,不用会啊,把那一百道编程题背下来就okay了,当时听完我感到一阵眩晕。有感于西政当年的某学子,长期霸占厕所达三年之久,有事诉于校长,校长怪而问之,竟为彼地清净以便读书故,校长慨然道,对这样的学生,难道我们学校连一个厕所都不舍得么?

有时候,看着合照上面的“学子留影”中“学子”二字,不觉汗颜。

咋眼一看上去,校园还是很美好的,青葱的小草,温柔的细风,三五成群的学生。细究下去,其实是一群没有生存压力的年轻人在资本主义初级阶段中无意识的疯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