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Q

一个情商低但是智商高的人,是性格使然,而不是其情商本来就是这样低,情商从来都不是天生的,而智商是,智商高的人,情商若低,只是因为他愿意如此,情愿如此,并引以为豪,不屑改变。智商高的人想提高自己的情商,其实是很简单的,只要他遭遇一件大事,使其性格有所改变,使其看到一些东西,悟到一些东西,使其愿意改变,反之,让情商高但智商一般的人去提高智商,就没那么简单了,后者往往是一些蝇营狗苟的人,并嘲笑那些有才华智商高的人,甚而或于利用关系网去整他们,典型的不成功便成仁。

智商高但情商低的人一般从事两种行业,一是自然科学技术性职业,二是文人。文人是一个社会变态与否的晴雨表(Barometer),没有真正文人的社会,必定是最变态的社会,所以黑暗腐败如万历、崇祯时期,仍强过满清一朝,满清一朝则强于本朝太祖时期。真正文人的智商都很高,能洞悉社会上的一切,了然于胸,而且还能写下来,让人明白原来如此,但他们情商往往不高(正因为他们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所以反而不愿/乐意去做),因为智商与情商高的文人都去做官(领导、老板)了。

厉害的文人一般都比厉害的数学家的智商要高。费米在原子弹爆炸后,来到现场附近,扬起一章纸屑,观察其飘扬的轨迹计算出爆炸的效果,众人赞其牛逼,费米淡然的说,和人性相比,数学是很简单的。大哉斯言。如果人性可用数学计算,那么经济学家就要集体下岗了,总不能天天在证明一些数学公理为伪吧。我没有贬低数学的意思,相反我认为数学非常重要,没学过高数的人都是悲哀的,高叫数学在日常工作与生活中无用的人都是死不足惜的。

世上怀才不遇、郁郁不得志的人太多了,简直是一种常态,不是他们不愿意改,实在是环境太糟糕。比如一个地级市市长,十几年轮遍了全省的地级市,还是不能升迁,原因无非是他没有过硬的后台,如果他要“改”,也是可以的,阿谀奉承、迎来送往,但这样一来,一是他性格上过不去,二是这样会被他认为是“降低智商”的行为,而智商是他目前所拥有的仅有的财富,所以他不会去“改”,但若环境变好,比如来了个开明又高明的省委书记,他的境遇就大大不一样了。

当若干年前小学班主任在训导会上煞有介事地在黑板写了两个斗大的字隆重推出当年风摩全国的词汇“情商”时,我还以为是成人世界里的一种高危险性、高技术性的活儿,现在想起来无非就是超级微观心理学加上万佛朝宗行为学。比如,有日子没见一客户,现在想过去做点业务,打通电话后,你说“王总啊,我想过去跟你谈谈XX项目的事情。”,这就是傻逼,即情商低,合适的说法是“王总,好久没见面,(十分想念)想过去你那里坐坐聊聊,不知何时方便。”然后再过去,过去前准备若干细节,谈的时候再注意若干细节,走之后再执行若干细节,细节出天使,也出魔鬼。

你看,情商是多么需要智商啊。但是为什么还有那么多情商高的人智商低呢,比如中国官员?因为他们没境界,没境界的人,不算智商高的人,只能算聪明的人,和珅就是典型,但这种人看似聪明一时,其实傻逼一世。什么是境界?宁静致远,谓之境界。古人无时不刻不在描绘各种各样的境界,比如燕雀,比如鸿鹄,比如抟扶摇而上九千里,比如瀚海阑干百丈冰。

情商行于江湖之远,就是风气,用乎庙堂之上,就是政治。中国是全球最牛逼的人治社会,你我都在全球最牛逼的情商大学中学习着,当然,学费很贵。

3 thoughts on “EQ

  1. 兄台归纳得颇为精到。
    之前与人聊天,说起某人毕业后去银行,做柜员时竟然与客户对骂,闻之愕然。此人情商可谓低至极处,走到哪里都不受待见。这类人当为智商与情商其低。
    而那位轮岗数市的市长,虽未高居庙堂,也可归为人中龙凤了。屈居江州司马的白居易、贬为黄州团练的苏东坡,大抵亦可归为此类吧。
    比较起来,还是前一种智商低的人更多,且这两种是根本不在一个层次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