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ever Burdened, We March to the Unknown Future

端午佳节,返回省城家中,晚上一时兴起,整理起旧文档,忽然拾得一手稿,字迹娟秀,阅其内容,寄理于情,行文流畅,无丝毫做作,待看到落款时,才发现其作者却不是我认识的人:一位01级的师姐。我寻思着这份手稿的由来,可能是在院刊当编辑时刻意留下的,“此去经年”,便将其遗忘在某个角落了。算起来这篇文章应是2005年4月末写下的,彼时其正处于毕业时节,颇符合文中所透露出来的气息。

此去经年。人似乎只要过了高考,到了大学,便可以在人生的任意时间写起回忆的句子,或念人,或念事,或叙旧以展望未来,但师姐这篇,的确如其文中所言,只是真实地“涂抹些心灵深处的残章断句”,读起来让人心中一静,但却没有莫名的感伤。

这些日子你一直都很抑郁,甚而是痛苦,因为你总是处在矛盾的边缘。你想平静,于是你放弃许多可以把握住的东西;但你又害怕平庸,于是你又犹豫着想抓住什么。在平静和平庸的夹缝中徘徊,你找不到把握住它们的尺度。你放弃机会而又后悔,把握住机会却又最终放弃。人痛苦的根源就在于常常做过无谓的思考,摒弃痛苦之道也在于人自身对思考的把握。你须尽力,但你不用在意结果。尽了力,你不会平庸,忽略结果,你就会平静。

2005年,那个时候应该是已经普及电子邮件投稿了,但这位师姐还坚持使用纸笔,十分难得。如今信纸已经斑驳,但字迹依然清晰,读时仿佛能感到彼时的思绪,一下子被带回到那浪漫而又青涩的大学时光。现将扫描件公布如下(已隐去作者信息,若作者见到此文,可就版权问题向我发难,我必就范),以飨诸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