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Tell Me How to Think

上网听袁老师的课有段日子了,有些内容断不是那些个处于极度功利学习主义阶段的高三生可以理解的,大伙儿乐呵乐呵也就过去了,与其说是在上课,不如说是在听段子。偌大的北京城,随便到一个胡同里估计都有文化上的高人,随便给你讲几句,或者说几段戏,就够你解除那一天的烦恼的了。北京就是有这个好处,获取效用的成本低,换句话说就是幸福指数高,要是换成深圳,跑遍关内外都没人搭理你,男的桑拿,女的泡吧,温柔点的就去唱K,要是体力不济就窝在家里上网,马路上都已经是资本主义化了,满目的法式落地玻璃窗,谁要是拿一板凳坐在那里唱戏,谁就是疯了。工作后就是娱乐,娱乐是为了工作。

中国大陆的课堂和美国的课堂的最大区别就在于互动的多寡以及质量。可能是因为是高三课外培训班的缘故,以复习和加固理解为主,没有必要进行课堂提问,但是我觉得就算让袁老师变成专职教师,正儿八经地在上面讲课,与同学们互动,也不一定能互动的起来,为什么,因为他会坚持自己的观点,他认为他的观点就是对的,其它的都是在扯淡,更何况是一高三的小屁孩,懂什么啊。其实只要看过 Michael Sandel 授课视频的人都会有一种感受,就是 M.S. 是个真正意义上的老师,他不去取笑学生浅薄的回答,他根本不在意,他在意的是学生有没有去思考,思考的方向是什么,如果不对,他会去纠正,或者说是提出自己的看法,让学生自己去选择,他所有的目的就在于让学生在思想上得到进步,得到启蒙,养成自己独立思辨的能力。中国的课堂,由古至今,都是老师在上面说,学生在下面听,老师好则学生好,老师不好则学生遭殃,与政治制度类似。袁老师是好,我相信神州大地上也有千千万万个才华在其之上、兢兢业业的老师,但是他们会走 M.S. 那套么?很难,因为去让学生的思维变得活跃,尤其是在文科的课堂上变得活跃,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很有可能会演变成一个不和谐的事情。康有为说,“中国民智未开”,但是为什么未开呢?中国演化了几千年,为什么到了清朝,文盲率还高达90%呢?袁老师说的很清楚,专制的前提是愚昧,只有百姓的愚昧,才有可能产生知识的垄断、权力的垄断,从而形成专制。互联网本是一个可以突破藩篱,从世界的范围上整理知识的强大工具,可惜又有一道长城,一道伟大的防火墙摆在我们面前,看看那些上新浪微博、QQ空间的都是些什么人吧,你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今天可以堂而皇之地去强制全民和谐了。不过这样也好,Twitter上的国人被筛选了一大部分,我可以清净地去聆听那些经过自由思考的声音。

2 thoughts on “Don't Tell Me How to Th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