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日本漫话

儿时看日本漫画(动漫),老是奇怪,以至于厌烦,内容中冗长的心理描写,因为这些描写往往出现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在扣人心弦的一刹那,让人巴不得砍掉这些描写,直接看剧情发展的结果,球是进了还是没进,敌人最后被干掉了么。小学时尚不会熬夜,到了晚上12点已经困倦万分(该死的香港台老是把牛逼的动漫放在这么晚的时间播放,还要加上M的标签),好不容易等到了,结果心理描写、回忆过去就占了一大半时间,只好带着纠结又沮丧的心情入睡。后来实在被折磨的没办法,就彻底投身到美国漫画(卡通?)的怀抱中,因为简洁、明快、幽默、讽刺(其中之佼佼者应是”Daria”),对日本漫画嗤之以鼻。但随着年纪渐长,一遍又一遍重温的,居然是日本漫画,而且往往有”温故而知新“的惊喜。

漫画只是一个躯壳罢了,他们是在写小说,写寓言。好比看京剧(代指中国戏剧)一般,谁纠结于具体物化的细节,谁就看不懂京剧。西方人认为精神应该是通过物化的细节来表达的,我们走相反的路,而且一直很有效。

富坚义博(Yoshihiro Togashi)深谙此道。

要看日本之漫画,首先要明白日本之精神。那是一种极度内敛的精神力,源自于汉文化中的士的精神,而又自成一派。日本地震,行人有序,表面如此而已,其实他们每个人心理都在挣扎着,都在用意念来稳定自己,强制自己,内心有无数的声音在交互碰撞。漫画只不过取材于现实而已。

日本人是内敛的,是高度在乎别人对自己的说法的,高度在乎自己是否合乎“礼”的。子路“结缨而死”,就是这种精神的代表。

真正多姿多彩的并不是漫画中人物的异能,而是他们的心理活动,所以作者要花大量的篇幅来描写,来展示,至于球是竖着进还是横着进,敌人是被一招致命还是被联合干掉,载体罢了,不重要的。

以此为标准,富坚义博实在无愧大师的称号,以此为标准,《幽游白书》被评为“名著”也不为过,因为它真正超越了简单的除恶务尽,正义必胜的剧情,而提出了多个关于生活哲学的多个命题。

比如户愚吕弟,他是坏人,他的人生选择与挣扎不能引起你的共鸣?比如小角色“阵”,失去了意识仍站在擂台上,岂不是很好的体现了武士道精神?最后的魔界大比武,与正义必胜有一毛钱关系?刚开始你以为妖魔鬼怪都是反派,中期发现人类才是最大的恶的来源,到后来发现两者都已经交融在一起了,什么反派与正派,都已经不存在了,最后的武斗,我们看到富坚义博所要展示的最高宗旨,武道。武道是每个人,每个妖怪自我实现的唯一途径。技不如人,不要紧,就算弱的跟桑原一样,又如何呢,他身上的武道输给任何人么?只要你体现了武道,无论你站在哪一方,都是不要紧的,用中国话来说就是,你是条汉子。

什么魔界、灵界、邪王炎杀黑龙波,都是载体罢了,只看到这些,以为幼稚,就大错特错。

圣斗士星矢,灌篮高手,足球小将,其实都是这个主题,但都太单薄了。唯一能抗衡的,应该是<Hunter X Hunter>。

其实我是能理解为什么日本人要参拜靖国神社的。他们都是为国家而死的,相当大的一部分人,是怀揣着一种举国认同的信念死的,在日本人看来,他们体现了“仁”,体现了国家精神。这点与德国法西斯不同,法西斯主义从来就不是日耳曼民族的精神,只是一种独裁者喜欢利用的理论而已,离上升到国家精神的层面,还很远。日本的侵华,是武士道精神被法西斯理论所挟制的结果,这里就不展开了。

总的来说,优秀的日本漫画,所体现出来的命题都是很值得深思的,随着年纪的增长,会有不同的看法,这就是其魅力所在。由此看来,中国的漫画要走的路还很远,或者几乎已经无路可走,因为我们已经不怎么认同我们原来的国家精神了,该死的满人,该死的CCP,该死的左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