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Not PRC

今天要说的内容太土了,土得大家都听过,只不过这次是自己经历,感触其实也无非是那些陈腔滥调,不同之处在于这次是由我 Felix 发出的。

昨天是我校承办的所谓国际大学生足球联赛的决赛,由东道主对韩国大学生代表队。开场十分钟内我们就被灌了2个,其后千辛万苦止住颓势,然后在下半场靠裁判帮助,也靠自身努力,扳回一球,最终还是失利。

技不如人,本没什么好说的,但是如果连精神也输了,就真的无法面对家乡父老,也无法面对对手–一个由我们祖先几千年文化的衍射光芒涵养出来的民族。如果不看记分牌,人们会以为韩国队一直在落后着,因为从来就是他们在走位、传球、争抢、射门,我们中国队有时连跑都懒得跑,这让拼命给他们打气的观众真的很泄气。最后十几分钟裁判的明显照顾,估计也让韩国人见识了中国的国情。丢人。

如果说场上这些事情,还存在局外人不得而知的苦衷,那么对于场下发生的事,我们中国人又有什么籍口呢?闭幕式上,按规矩奏国歌,全体,包括韩国人,都向五星红旗行注目礼,但是两个中国记者却没有暂停,而是继续采访韩国队队长,若无其事的在众目睽睽之下拍摄、问问题,一直到国歌结束。韩国人当然无所谓了,这是你们中国人的仪式,一旁的加拿大人就更无所谓了,maybe that’s the way it is in China!

一千六百年前,五胡乱华,长江以北悉蒙胡尘,炎黄以来,社稷之堂,荡然无存,士大夫难有起而抗者。又南方羸弱,数赖天堑以存,然胡势凶猛,几不能御,眼看我堂堂中华要步罗马覆国之后辙矣。不料四夷反被汉化,杂处通婚,与华夏溶为一脉,后世李唐一室,虽说乃鲜卑拓拔、长孙之后,然早与中国无异矣。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罗马从建国到立国,才区区几百年,且武功远胜文治,而所谓文治,也是在帝国鼎立之后才得以在继承希腊文化的基础上发展扩大,其影响不过亚平宁半岛附近,其余如高卢地区(法国至今仍有许多纪念当时反抗罗马人的文艺作品)、西班牙地区,仍有强烈的本民族认同感,并未接受自己罗马人的身份。反观中国,经夏商周之草创、先秦百家之洗礼、秦汉伟业之奠基,煌煌华夏已成,其内在的民族凝聚力已渗透到九州任何一个角落,已非武力可以折服。所以二战时小日本也只能对台湾那些未开化的岛民进行奴隶化,于东北则徒劳无功,唯有杀戮而已。

而如今怎样呢?我们立国之精神在哪里呢?我们的凝聚力在哪里呢?我们的共同价值观在哪里呢?我看的两场有韩国队的比赛,在中场休息的时候,从来只有韩国队的后备队员在场上演练。他们在场上勇猛拼抢,场下对前来的长官恭敬无比(不是我们中国的点头哈腰),长官训话的时候无不肃然直立,结束时所有人整齐地立正行军礼,大喊 Yes Sir(如果我没听错的话)。韩国队在异国土地上表现出来的国民精神和凝聚力让我这个作为十三亿分之一的东道主十分汗颜,回想起关于十九年前汉城奥运会的报道,几万人的体育场竟无一张纸屑,便让我更加惭愧,也觉得我们需要补课的东西太多了。

现在大陆说要发展,经济势头总体来说很猛,各方面成就也很突出,从中央到地方的媒体也自觉地将现在比作盛世,比作大唐,然而大唐最后还是亡于军阀之手,长安也毁于一炬。中国几千年来,不断地进行着这个循环,黄炎培先生就这个问题问毛泽东,毛泽东说解决办法是建立民主制度,结果后来出现了反右,然后就是文革,再后来,就是所谓的“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

杨威硕士对中国很有感情,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对中国的未来充满无限的憧憬,大有积极投身祖国建设的势头。但是,历史的循环一再告诉我们,我们中国人骨子里有一种东西自始至终制约着我们发展,如果不弄清那种东西是什么,那么盖再多的水坝,造再多的飞船,将来也还是会沦为外国武器的靶子的。

下图:在义勇军进行曲演奏之下仍继续采访的中国记者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