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ldhood Innocence

孩子作为觉醒中的个体,需要的是从古典文明到启蒙运动,再至现代文明的过渡,而不是一下子就跳到后现代主义,让其看起来像先天缺陷,畸形一般站在成年人的世界中,给成年人表演,沦为马戏团的畜生,还使其自我感觉不错。

这几天看了勇于创新的深圳卫视制作的“饭没了秀”(Family Show)。

当下娱乐节目的创意似乎已经到了头,除了颠覆传统,拿传统开心,别的什么就不会了。让男的穿高跟鞋跑步,让女的背男的过河,让大人答小孩子的题目让小孩子谈论大人的话题 etc。折腾大人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折腾小孩呢?似乎不仅是娱乐类节目有意折腾小孩,其余的竞赛类、表演类也有这种癖好。年龄越小越受欢迎,说话越屌越有人气,还美其名曰童真童趣,屁话!一个四五岁的小屁孩,说同居说分手,歪理正说,还趾高气扬、不可一世,这叫童真童趣?!

童真童趣,顾名思义,一个是真,另外一个是趣,真指的是原始冲动,趣指原始冲动与基本公序良俗处于均衡时的趣致。现在的节目最大的问题是打破了这种均衡,使得原始冲动占了上风。冲动之所以可以成为笑料,是因为其载体的限制,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再冲动也做不出什么,反而会因为能力的限制而在对冲动的表达方面显得笨拙,于是大人们就笑了。一个小孩面对情人为什么分手,如何证明自己是男/女孩之类的问题时,因为缺乏基本的概念分析和逻辑推导能力,所以只能凭原始的冲动来解答,当这种解答得到满堂的喝彩时,小孩便会认为这么做是对的。按照当下文娱节目的制作手法,我觉得不如索性让一群比基尼模特平躺在地上,再让一个五岁左右外表可爱的胖小孩在那些人体上乱摸,完了再问他有什么感觉,收视率肯定会创新高。

孔融让梨不是童真童趣,但孔融吸烟、孔融泡妞同样不是童真童趣。把小孩放在大人的世界里从而得以看笑话,在商业方面是缺乏创意,缺乏持久营利性,因为市场的渐趋饱和以及总有一天人们会变得审美疲劳,在社会责任方面,则是丧尽天良,愚蠢之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