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Xenomorph

“契约”上映后有很多文章说这个系列的电影反应的其中一个主题就是异形(Xenomorph)是一个完美的进化物种,完美的有机体。从生物繁衍的角度来说,这个论点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从物种进化而言,有机,或者碳基的进化并不是唯一,比如还有硅基,举个例子,很多人说“契约”里,最厉害的是生化人,而不是异形,而人们没有提到的是,异形不可能研发或者生产出生化人。 我这么说是为了澄清一个观点,即从纯理性角度出发,异形也不是一个完美的物种,因为它不懂协作,也没有知识上的进化,后者是人类或者人类的造物主所拥有的。异形的无敌暴力以及完美繁殖能力并不能让它们走出星球,而“低等”的人可以。 如果导演是想证明异形是一个更完美的物种,那么从逻辑上是说不通的。

On Science

科学不是真理,也不是正确的代名词,它是一种认识世界的方法,它依靠逻辑以及证伪帮助使用它的人达到目的。个人当然可以选择其它方法,但从结果来看,运用科学的人,大部分都比其他人更容易达到目的,更幸福。 我经常强调要用常识来思考问题,也就是用基本的逻辑推演看待问题,这在现实中其实是很难的,因为推演出的结果要么是有人不希望你知道,要么你自己不希望面对,第一种是因为政治,第二种是因为心理,因为人性的弱点。正因为有这些迷雾,所以右派的思想才显得难能可贵,其实也无需分左右,无非是基本逻辑罢了,如果右派的言论不符合逻辑,不符合事实,那么是断不能因为主义而放弃逻辑的。 诚如成功的自然科学家,他们的成功是因为掌握了规律,或通过逻辑推演,或通过观察实验,则社会上的从业者,无论是企业家还是雇员,其成功的唯一途径也是掌握规律并付诸实践。这些规律往往只是常识,比如懒惰没回报,收入靠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