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电影

好的电影就是一个好的故事,通过台词以及演技呈现在荧幕上。这应该是学院派(也就是奥斯卡)的标准,我深以为然。其它卖座但故事不咋样的电影有很多,被很多人称之为好的电影,这当然无可厚非,也是电影作为一种产业赖以生存至今的根本。 电影就是讲故事,不同于小说,电影要靠导演以及演员来讲故事,光有好的故事是不够的,得讲的好,故事说来说去无非那些,但怎么去讲,就是艺术,既然是艺术,就要靠天分。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这不是天分,李白一壶酒就下笔千言,且句句经典,能把贾岛活活气死。火车偶遇是很常见的故事,但看看王朔是怎么讲的: 我也不太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让我念念不忘的都是惊鸿一瞥。就是火车上看了一眼,从此不知下落。有一年在我青岛当兵,从青岛回北京的火车上,车厢里有一批北京女兵,其中有这么一位,我就这么看了一眼。后来我去餐车吃饭,突然听见有人说北京话,发现她就坐我背后,我也没敢回头,只觉得头发丝儿都有接触的感觉!我就胡思乱想了一晚上。到了北京,我们一起下地铁,就在一节车厢里,中间隔几个人,我也不敢看,只敢从玻璃里看她的影子。后来我在国防大学那站,玉泉路下车,她继续往前开,再后面没有部队大院,只剩北京军区了。后来就再没见过。 王朔已经把故事说的很好了,如果拍成电影,那就要考验导演以及演员的功力了。好的小说是用天才的文字来讲故事,好的电影是用天才的导演与演技讲故事,情节的推进是靠故事内容本身,而不是特效。布达佩斯大酒店、老无所依,按照这个标准,都是好电影。

The Charisma of City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友人及其夫人皆是香港普通工薪人士,近来在西环置了一个普通的物业,面积不大,甚至可以说是小,每平方米售价折合人民币约10万元,虽然这在香港只是一个很平常的价格,但若摆在内地,则是连上海人也要咋舌的。其实友人在大陆出生,在大陆长大,后来只是工作原因才去了香港,想不到在那里娶妻生子,置业安居,即使面对这么高的房价。

对事不对人

对事不对人。就是说,当我们在争论时,措辞中的主语不应该是人,不应该是人物代词,而应该是物,是事。你怎么怎么样,这是对人,这件事如果这么做就会怎么怎么样,这就是对事。对事不对人,这是一项基本功。 最近一科普学者对一作家的作品的真实性提出质疑,网上各路神仙加入战团,十分热闹。不管结果如何,这场争论应该起到普及这么一个常识的作用,对事不对人。不能因为说甲本身就是个偏执狂,所以他的所作所为,我们不要与他计较,不能说因为乙是个有血有肉有诚信的汉子,我们就应该一个劲地去挺他。这是对人不对事。假如我们回归理性,针对事情本身进行思考,那么我们会得到更多,升华更多,比如这篇文章所总结的: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a146240100yr3c.html 我们的祖宗太喜欢对人不对事了,这点糟粕传统在文革中被发扬的淋漓尽致。是的,我们常听老人说“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我们也从小被教育要先做人再做事,但人性是不可测的,起码是不可被自然科学所定性的,我们所有关于对一个人所下的判断都是笼统的、模糊的、有概率的,这样的一种判断,是不适合在争论的场合摆出台面的。 对事情本身进行思考,太废功夫了,以至于很多人本能地回避。“你就是这样一个人,我都懒得理你”,瞧,多么廉价的答案。这跟把一切归咎于星占学是一样的廉价,如果那也是一门严谨的学问。 少谈点人性,多讲些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