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Shopping

如果不用加班的话,当17:30 到来时,我感到像是下课了,刚从文泰出来,右手图书馆,左手西苑,前面是饭堂,后面是寝室,一时迷茫。即使迷茫,但呼朋引伴还是很方便的,毕竟校园就是整个世界,所有人都在(大不了去105寝室混)。相比之下,现在的情形就显得难以对付了,单位是不愿意回的了,我不想继续“自习”,但图书馆(南山区书城)太远,寝室只有我一个人,操场(公用田径场)已满,想找个地方坐下来独自发呆,看看行人,看看小鸟,看看绿树,看看斜阳,但四周只有无尽的霓虹与匆忙的过客,没有草地上的木椅,没有林荫下的石凳,只有玻璃门后麦当劳的座椅,吃着草莓新地与薯条,在虚伪的闲静中看着外面无边的夜,一脸漠然。

我以为我已经习惯了这种落差,但是一年过去了,心中还是不免感慨。

虽然心中一时颓废,但后来我还是做了有意义的事,咬了咬牙坐车去书城买回了几本业务书,没办法,我要生存。

有一则流传很广的故事,是专门用来讽刺或者劝说那些工作起来很疯狂的人的。故事大概是说一位努力工作几十年而致富的先生,某天决定给自己放个假好好休息一下,于是他来到一个偏远的海岛,在那里他遇上了一位渔民,后者一天只撒三次网就回去看老婆带孩子。富翁劝渔民多撒几次以赚多些,但渔民说三次就够温饱了,剩下的时间用来享受生活。富翁于是恍然大悟,原来自己奋斗几十年想过的生活渔民天天都在过。

我断定那位渔民是没有社会保障卡的,而且附近没有质量好的医院,当然他全家可能体质都很好,基本不得病,但至少他儿子得不到好的教育,因为教育是需要投资的,于是他儿子依然要去打鱼,他儿子的儿子还是要去打鱼,直到他邻居受过教育的儿子回来用一种先进的方法来捕鱼,把他那份也捕光了,于是渔民一家就这样轻易地彻底失去了生活来源,我不知道届时他还将如何享受生活。

周立行长经常批评我们:小富即安,小进则满。其实有时这不完全是一种得寸进尺,而是不得不尔,刘德华曰:“莫办法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