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 Bla Bla

许久未来更新,因为好像整个广东的网络都对BLOGGER.COM进行屏蔽,上次偶尔用一个软件可以了,当过几天又不行了,这次换了一个软件,终于可以了,但要忍受蜗牛似的速度和不断的刷新。 Anyway, I’m back.

不用说,消失的这些日子,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我不可能事无巨细地在这里罗列,这犯了BLOG的忌讳(如果你认为有,那么它就存在):不说你们不感兴趣的事情(我的裤子的后部有一个窟窿),但是我还是犯了另外一个忌讳,就是我很久,几乎一个月,才来更新一次,虽然客观因素如此,但是主观因素还是有的。李亚鹏说“我总得有感而博吧”,但是一个月一次,怎么说也是不负责任的。顺便说一下,就我一年前的认知而言,李先生的BLOG是新浪那些无聊明星BLOG里面最有可读性的(喜欢猫的可以去看徐静蕾的)。

其实我每天都在想更新的内容,比如以专业为题,因为我回广州办事的时候发现原来习以为常的同乡,是那么的不专业,参照物当然是深圳的广大精英们了。但是发现写下去没什么深度,不过要求做人要专业而已。也曾想过写感性和理性的关系问题,但发现无论从感性角度写还是理性角度写,都很无奈,所以又搁置了。还有其它的一些碎念(女同胞习惯用语,“碎碎念”),比如外星人。

但是我总得写点什么吧,比如杨硕士的飞虫,龚代表的士兵,但是我住的地方已经闲置了两年,估计连蜘蛛都已经死绝(真的是没有蚊子啊,跟张礼华寝室一样),就不用说什么燕子、飞虫了,只有活化石蟑螂在四处上下游动,偶尔在我们淋浴的时候翱翔一番,接着白色的粘液混合着自来水在凹凸不平的水泥地上四溅开来,上面是我们的廉价拖鞋。我们不会像杨硕士那样对这一情景进行卡夫卡式的思考,因为太多了,就像一个人死了,那是悲剧,但是一百万个人死了,那只是一个数据。至于电视,我们连上网的钱都得从占总收入30%的伙食费(不能再高了,不然就是非理性理财)中省出来,所以我无法做出龚代表那些言论。

于是可见到目前为止我都是在瞎扯,但是你能期望一个整天被中级会计题轰炸的人写出些什么么?我每天看到的只是蓝天白云下的高楼大厦,不是一般灰头灰脑的水泥大厦,而是类似香港中银那种玻璃大厦,每次心里都会说,真他妈有钱,颇像当年刘邦看秦始皇车架时说的,“大丈夫生当如此”,可惜终不是项羽,说不出“彼可取而代之!”

唉,天色已晚,胡不归?错!应是卡上没钱,胡不归~对了,王机长(Jerry)的球队最近不大好,大家见面不要提这件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