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Friend Just Called

一哥们说他不想干了,太无趣,每天的工作无挑战性,就自己瞎折腾,到点下班回家完事。我说你想干嘛,“我觉得你们银行就挺好的。”我只能苦笑,“你不知道我们业绩压力大。”

“这有压力就证明有上升空间啊。”

“不错,但坠落的也会很快。”

急,都太急,没想好就来了。不过不试试怎么知道什么适合自己呢?工作前就知道自己想干什么适合干什么的并且后来事实也的确如此的,是神仙。

“我想干一番事业。”

“什么事业?”

“不知道。”

《理想服务员》说,“理想是你想做的一件不大不小的事,对自己对别人有意义的好事。”不全对,只能说是个不痛不痒的浅描述。另外,它还用小时候想干的事和现在忙的事作比较以说明大部分人的理想遗失,对此我也不大赞同。我小时候想当国防部长,现在在放高利贷,可谓风牛马不相及,但这能说明理想的遗失么?不,那个时候我连共产党都没搞清楚,所以根本不可能对官场有一个基本的认知。理想是一种自我价值实现,还记得马斯洛的需求模型么?自我实现的基本前提是信仰的皈依,你必须知道你的信仰是什么,于是我们延伸到了另外一个很深的话题,就算我有兴趣讲,你们也没兴趣去滚动鼠标。

大伙儿自个儿琢磨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